向死而生:Netflix跌跌撞撞的长成之路(上)|Netflix|用户|视频
2013-05-22 11:27:3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美剧《纸牌屋》是Netflix的一场大捷  编者按:你很可能看过《纸牌屋》,也或许听过一两则关于 Netflix 如何借助大数据使《纸牌屋》火起...
美剧《纸牌屋》是Netflix的一场大捷美剧《纸牌屋》是Netflix的一场大捷

  编者按:你很可能看过《纸牌屋》,也或许听过一两则关于 Netflix 如何借助大数据使《纸牌屋》火起来的分析,但你未必知道如今名气在外的 Netflix 因 Qwikster 而遭遇过的窘境,它五年前或由 IBM 引发底层框架全线崩溃的故事更鲜有人知。这篇文章讲述的就是 Netflix 背后跌跌撞撞的长成之路。

  每个普通的工作日夜晚,北美三分之一的流量会经由网络汇入Netflix。这个数字多于大名鼎鼎的视频网站YouTube、Hulu以及Amazon.com、HBO Go、BitTorrent流量的相加之和。汇入Netflix的流量通常在每晚10点左右登顶,如果能拟物来看的话,正如蟒蛇吞没巨象一般。随之午夜到来,人潮尽皆散去,一切又重归沉寂。

  但1月31日的晚上,Netflix内部却弥漫着异样的紧张气氛。这是美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首播的夜晚,以华盛顿发生的一系列政斗为噱头的情节,正等待着它滚滚而来的拥簇者。

  将近午夜时,40位Netflix工程师聚集在Netflix总部的会议室里,面前悬挂的监控器显示着Netflix实时的流量数据。会议桌上,几十台装有Netflix app的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设备,正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咣!”零点的钟声响起,属于《纸牌屋》的季节在屏幕里缓缓铺开——一辆 SUV 撞上一只老狗,又马上逃逸。一刻钟后,当老戏骨 Kevin Spacey 说出“我都快气疯了”,Netflix的工作人员们才松了口气,他们知道一切已步入正轨。“所以我们就开香槟庆祝了”,Netflix掌管云计算业务的副总裁Yury Izrailevsky如此说道,那天夜里,他待到天将亮时,确信观众们无比享受这一季的视听盛宴,没有意外发生,才安心地回了家。

  而这一幕的盛宴,在4月19日《铁杉树丛》(Hemlock Grove)播出时再次重演,Netflix的野心是,5月26日《发展受阻》的首播也能有如此迅猛之势。

  Netflix是什么?

  Netflix是一间付费用户已经超过3600万的在线影片租赁网站,它的用户每季会用1000多种设备收看超过40亿小时的节目。而为了满足这40亿小时的需求,Netflix得用上遍布世界的定制视频服务器。当一个用户点下“播放”按钮,Netflix必须在半秒内计算出哪一台含有这部影片资源的电脑离这位用户最近,然后要筛选上千个视频,直到选出最适合这位用户所用的播放设备的那一个。而在Los Gatos的Netflix总部里,数学家和设计师团队则负责写出可以计算用户观影口味的算法,通过不断的精准推荐让用户们持续在Netfilx上待下去。

  Netflix还是世界上最大的云计算用户之一,它根据小时向AWS租借服务器、存储资源以及计算能力。而Amazon.com自身的流媒体视频服务,正是Netflix的有力对手。多年以来,这两个巨头在敌友关系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Netflix打造了成熟的工具以使自己的软件可以在Amazon云上运转良好。而Amazon则模仿着Netflix的先进之处,并将模仿的成果作为服务提供给企业用户。比如奥巴马总统选举的所有大数据运算都是在Amazon上完成的,而这项运算的源代码却是出自Netflix工程师之手。

  如果说起初Netflix想做好的仅仅是在线DVD租赁服务的话,那么现在你已经不能这么定义这家网站了,Netflix想做的是拥有和HBO质量比肩的娱乐内容,或者更进一步,和时代华纳并肩而立。它正计划着引领传统电视节目触网的潮流,并且已经研发出成熟的技术来实现这一计划。“我们把技术看成是好内容诞生的孵化器,技术能让我们为用户带来更符合时代潮流的用户体验。”CEO Reed Hastings 说,“因为我们争夺的不是其它,正是用户的时间。”

  过往风云

  但回头来看,Netflix的前进之路颇有逆袭之势。大约18个月前,Hastings还在为如何保留Netflix的颜面而苦恼不已——Netflix做了两项如今看来非常愚蠢的举动,一是宣布要提高服务价格,二是计划将公司一分为二,一间成为DVD邮购服务提供商Qwikster,另一间则仍挂在Netflix名下提供流媒体视频服务。计划一出,Netflix的股价瞬间从298美元跌落至 52.81 美元。

  一阵接一阵地向公众道歉后,Netflix终于在《纸牌屋》上看到了逆袭的曙光。《纸牌屋》成为了评价最高的剧集,引来投资人对Netflix一季度收益的强烈好奇,谜底最终揭晓出来,Netflix的盈利从去年同期的10.2亿美元又上升了18个百分点。Netflix还在美国又收获了200万付费订户,股价回升到200美元以上,是今年表现最好的股票之一,笼罩在投资人心头的阴霾被驱散了。

  CEO Hastings没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他奔波于各栋办公大楼之间,和各种各样的人碰面,或者直接坐上有空位的桌子,处理邮件。他也有某些时候需要一个人独处的安静空间,那时候他就会到顺着一把梯子登上屋顶,然后走过摆着空调主机和其它器械的小道去到属于他自己的“瞭望塔”。这个被玻璃环绕的“瞭望塔”一般都十分闷热,因为它本质上是一间温室,只不过有人会事先把空调打开,以降低室温。Hastings很享受从这里眺望Santa Cruz山脉的时刻。

  一天傍晚,52岁的Hastings坐在他的山羊皮椅上,散发出平和的气质。他身材极瘦,蓄着山羊胡,一口浓重的加利福尼亚口音,和同事们在空调的轰鸣声中讨论者Netflix的前景。“我们应该尝试把Netflix变成一个有持续学习能力的组织”,他嘴里边嚼着燕麦边说,“我的任务就是带头来创造这种学习氛围。”

  而在Qwikster期间,他们确实有很多经验需要学习。讽刺剧Saturdat Night Live以戏剧化的表达方式说出了这一点——Jason Sudeikis一面以Hastings似的口吻向观众道着歉,一面和影片销售商向大家诉说自身商业模式探索的不易,“我们知道你们并不喜欢我们”,他讲的是Hastings想讲的话。

  Qwikster的的确确是一次惨败,但如果和08年的事件相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意味了。2008年8月,Netflix的基础技术架构全线崩溃,彼时还是以DVD邮寄服务闻名的Netflix,却无法在三天内寄出DVD——因为他们存放数据的Oracle 数据库一直无法运行,最后甚至引起了记者和用户的注意。

  Netflix后来追查到系统崩溃的起因,是由于第三方的存储系统在一次软件升级后彻底崩溃了。这次事件至今仍是 Hastings回忆里的一个禁区,他不爱谈论此事,一旁的首席产品经理Neil Hunt 则暗示他们不便说出当时那家存储系统服务商的名字。Hastings接过话茬对记者说:“你就当是IBM呗。”(IBM 发言人没有回应此事。)

  未完待续……

  转自36氪

  更多创业资讯,尽在《创业志》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Pinterest新推三类图钉:迈出品牌合作第一步|Pinterest|T
下一篇:马云地盘遭腾讯入侵:阿里巴巴应尽快上市|马云|腾讯|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