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叫停手机打车软件无助解决打车难
2013-05-24 08:25: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刘洪波  手机打车应用在深圳被叫停了,这是不意外的。此前,北京、上海、武汉、南京等地都曾叫停了这类应用。不同之处在于,其它城市...

  刘洪波

  手机打车应用在深圳被叫停了,这是不意外的。此前,北京、上海、武汉、南京等地都曾叫停了这类应用。不同之处在于,其它城市的叫停是叫停软件的加价功能,深圳的叫停是勒令出租车司机将软件删除。

  广州会如何虽然暂时不清楚,但看趋势也可能随大流。在中国的各个城市,出租车管理都像是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充分显示了政府直接管理市场的各种怪状。就像政府管理日常用品,才华高得可以管得连火柴、香烟和白糖都要凭证供应一样,政府管理出租车,也管得每个城市都出现打车难。

  为什么打车难呢?因为这个行业实行严格的数量控制,有的城市能控制到二十年不增加车辆。例如郑州,媒体报道出租车二十年不增一辆,管理机关义正辞严地驳斥“报道不实”,说二十年间增加了一辆。为什么出租车数量要严格控制呢?因为可以出售运营许可证,这样,许可证发放就既是政府计划外收入的来源,又可以使掌管许可证的部门拥有寻租空间;既可以使吊销许可成为管理的法宝,又可以使吊销不吊销许可成为两可的实权。

  许可证控制的好处还有很多,例如因为发放许可证,可以让市民因为能够为有车可搭而感谢政府体恤民情,又可以在黑车不可避免地出现后频频打击以示工作繁重,这同时也算是维护了出租车行业的利益。此外,市民打不到车,可以使出租车管理显得更加重要,很多部门一旦设立,其使命就不是把事情做得无懈可击,而是让事情保持必要的混乱程度,以使部门显得一天也离开不得,而且必须配置更大的权力。随时可以上街查车,既有威严又可以称之为维持市民利益。总而言之,许可证管理对权力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手机上出现打车软件应用,很正常,手机上的应用太多了,哪样的应用都有。打车软件迅速火爆,却不是正常事情;或者可以换句话说,只有在打车成为大问题的情况下才正常。中国城市的出租车都实行购买许可证的管理方式,许多城市都打车困难,这就是打车软件异常火爆的原因。

  我所在的城市,因为出租车太俏,以至于拒载、绕路、拼车等等,都成了家常便饭,乘客因搭乘距离不合司机的意,而遭到司机的一路的抱怨,也随时有之。出租车司机也怨声不绝,说交租重,工作累,黑车又多。

  这都是拜出租车严格管理之所赐。管理者像是市民和出租车司机利益的照应者,市民和司机却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管理部门在缓解和消除打车难上有什么有效办法,实在很少看到。无非是打击拒载、规范经营等等,并不能缓解出租车数量不足造成的紧张,增加出租车呢,又势将摊薄出租车的收益,从而无法面对出钱购买了许可的出租车行业。广州又推出了电召,通过统一平台电话招车,基本上就是聊胜于无,高峰时节司机们都在就近拉客,凭你怎么招,也招不到。

  管理部门虽然解决打车难没有什么招法,但在叫停打车软件上,却是有办法的。打车软件之所以成了“打车神器”,实话说,与其说是一般性地互通了需求与供给间的信息,不如说是因为乘客表示自愿加价而购买到了更多的打车机会。许多地方叫停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就足以使“神器”的神性丧失大半。

  “打车神器”同样无法解决打车难问题,所以长期火爆下去,不过是使法定价格变成加价的底数,最终导致乘客不能以法定价格打到出租车。但即使导致这样的恶果,根本原因仍然不在于打车软件,而在于奇异的出租车许可证管理导致的打车困难。深圳出租车管理方不止于叫停软件加价,而且勒令卸载软件。这是齐根上的叫停,连不加价的手机叫车一并禁止。

  一个出租车管理部门,有什么权力管理司机的手机安装什么软件呢?就算是你要规定,又有什么合法手段检查司机的手机呢?但在中国,什么是权力,权力就是一旦铁了心,法律可以不在话下的主儿。这就是深圳出租车管理方勒令司机删除手机软件的原因,它一点也不觉得异样,不觉得它无权检查司机的手机。加价不加价不论,甚至使用不使用不论,只要安装了某个软件,就视为违规,而违规,它查处起来确实是有办法的。

  为了免除强奸,应当割除器官,这是古代笑话。为了避免违规加价,必须删除打车软件,这是现代治理。

  (作者为著名杂文家)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深夜蚊虫来袭 淘宝驱蚊用品成交急增
下一篇:如果信号设置不合理 请@深圳交警